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文学网

以中国现代四位美学家为例:人生论美学与中华美学精神

金雅
内容提要 中国现代美学传承发展民族文化和美学的人生精神,吸纳化合西方美学的理论滋养,初步发展创化了以审美艺术人生、真善美、物我有无出入相统一的大美情韵为聚焦的人生论美学思想。包括梁启超、朱光潜、宗白华、丰子恺等在内的一批中国现代重要美学(育)家,都是人生论美学思想最早的倡导者。梁启超的“趣味”美、朱光潜的“情趣”美、宗白华的“哲诗”美、丰子恺的“真率”美等,都是对人生论美学精神的生动诠释,既为人生论美学的理论建设拓展了重要的基础,也鲜明地体现了中华美学独特的精神韵致。
关键词 人生论美学 中华美学精神 大美

 

      中华文化和哲学具有浓郁的人生精神,关注现实,关怀生存,关爱生命。相比于西方文化的认识论和科学论的主导地位,中华文化和哲学的根底就是人生论。这种源远流长的深厚传统,也深刻影响了中华美学的情趣韵致。如果说西方美学自古希腊以来就叩问“何为美”的问题,即关注美自身的本体性问题;那么中华美学自先秦以来就叩问“美何为”的问题,即关注美对于人的功用性和价值性问题。

  一

  中华古典美学有着丰富的人生美学思想和人生审美情韵,但没有自觉系统的理论建构。20世纪上半叶,包括梁启超、朱光潜、宗白华、丰子恺等在内的一批中国现代美学(育)家,可以说是人生论美学思想最早的倡导者。

 

王国维先生

  梁启超和王国维、蔡元培并称中国现代美学三大开拓者和奠基人。梁启超的美学以趣味为核心范畴,他也是趣味精神的倡导者和力行者。他的人生可以说是践履趣味精神的活生生的典范。他自己说,每天除了睡觉外,没有一分钟一秒钟不是积极的活动,不仅不觉得疲倦,还总是津津有味,兴会淋漓,顺利成功时有乐趣,曲折层累时也有乐趣,问学教人时有乐趣,写字种花时亦有乐趣。他总结自己的趣味哲学,就是“得做且做”,活泼愉快;而不是“得过且过”,烦闷苦痛。

 

梁启超与家人

  中国文论讲“文如其人”“言为心声”,梁启超的美学文章也是他整个生命神韵和人格精神的生动写照。他以趣味言美,对艺对人,无不以此为赏。他独具只眼,誉杜甫为“情圣”,认为他的美在于“热肠”和“同情”;陶渊明的美并非追求“隐逸”,而在崇尚“自然”。而论屈原,梁启超赞赏他的美就在“All or nothing”的决绝。他批评中国女性文学,“大半以‘多愁多病’为美人模范”,不无幽默地宣称“往后文学家描写女性,最要紧先把美人的健康恢复才好”。[3]

 

朱光潜先生

  朱光潜的情趣范畴直接受到了梁启超趣味范畴的影响。梁朱渊源颇深。这一点,朱光潜自己多有表述。他曾谈到,自己在“私塾里就酷爱梁启超的《饮冰室文集》”,此书对他“启示一个新天地”“此后有好多年”,自己是“梁任公先生的热烈的崇拜者”;而且“就从饮冰室的启示”“开始对于小说戏剧发生兴趣”。[5]20世纪20年代初,梁启超以“无所为而为主义”亦即不有之为的精神来阐发趣味的范畴,并认为这种主义也就是“生活的艺术化”。30年代初,朱光潜在《谈美》中集中阐发了情趣的范畴和“人生的艺术化”的命题,认为科学活动(真)、伦理活动(善)、审美活动(美)在最高的层面上是统一的,都是“无所为而为的玩索”,是创造与欣赏、看戏与演戏的统一。朱光潜和梁启超之间既有明显的相通之点,但朱光潜也有自己的发展和特点。如果说梁启超更重审美人生的伦理品格,强调提情为趣;那么朱光潜则更重审美人生的艺术情致,重视化情为趣。也可以说,梁启超的“趣味”精神更具崇高之美质,朱光潜的“情趣”精神则更著静柔之旷逸。梁启超是把“无为”转化为不有之“迸合”,朱光潜是把“无为”转化为去俗之“玩索”。

 

  朱光潜的《西方美学史》写得平易晓畅,迄今仍是中国人了解学习西方美学最为经典的著作之一,但他最具影响、流播最广的美学著作则首推《谈美》。《谈美》写于1932年,被称为《给青年的十二封信》之后的“第十三封信”,也被称为通俗版的“文艺心理学”。实际上,《谈美》就是把审美、艺术、人生串联起来,它的核心宗旨就是让当时的青年,以艺术的精神求人生的美化,即追求“人生的艺术化”。《谈美》正文共15篇,第一篇以人与古松的关系为例,分析了实用的、科学的、美感的三种态度,提出了何为美感的问题。接着逐篇切入艺术和审美中的各种具体问题,如距离、移情、快感、联想、想象、灵感、模仿、游戏等,最后终篇为“人生的艺术化”,朱光潜将此命题总结阐发为“慢慢走,欣赏啊”的诗意情趣。这篇文笔优美的美学文章,写得深入浅出,机趣灵动,体现了作者很好的美学修养和高逸的品格胸怀,广为读者喜爱。也正是因为这篇美文,“人生的艺术化”逐渐定型为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美学、艺术、文化思想中一个重要的理论命题,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四

  宗白华的美学是中国现代美学“哲诗”精神的典范之一。他的美学文章,既是轻松自在的精神散步,又内蕴温暖深沉的诗情哲韵。

 

  《中国艺术意境之诞生》是宗白华美学思想最为重要的代表作品之一。他在引言中说:“历史上向前一步的进展,往往伴着向后一步的探本穷源”“现代的中国站在历史的转折点。新的局面必将展开”。[11]在此文中,宗白华指出中国艺术是中国文化最中心、最有世界贡献的方面,而意境恰是中国心灵的幽情壮采的表征。研寻意境的特构,正是中国文化的一种自省。他认为,艺术意境从主观感相的模写,活跃生命的传达,到最高灵境的启示,是一个境界层深的创构,也是人类最高心灵的具体化、肉身化。艺术诗心映射着天地诗心,艺术表演着宇宙的创化。中国的艺术意境传达着中国心灵的宇宙情调。

  五

  丰子恺被誉为“中国现代最像艺术家的艺术家”。[12]他虽以漫画最负盛名,亦广涉音乐、书法、文学等领域,在画乐诗书中自如穿梭,在诸多方面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他的美学思想是以身说法,身体力行,且高度重视艺术教育的人生意义。

 

  丰子恺的《从梅花说到美》《从梅花说到艺术》《新艺术》《艺术教育的原理》《童心的培养》《艺术与人生》等文,均写得深入浅出,生动易读。抗战期间,他还写了《桂林艺术讲话》(之一、之二、之三),力主“‘万物一体’是中华文化思想的大特色”,是“最高的艺术论”,而“中国是最艺术的国家”,我们“必须把艺术活用于生活中”,“美化人类的生活”。“最伟大的艺术家”,就是“以全人类为心的大人格者”。[15]这样的人,在神圣的抗战中,也必至仁有为。他说,美德和技术合成艺术;若误用技术,反而害人。这些思想,都体现了人生论美学家的共同原则,即不将美从鲜活的生活中割裂出去,不主张从理论到理论的封闭的美学路径,而是主张审美艺术人生的统一,倡扬真善美的贯通,引领物我有无出入之超拔。

  *金雅:浙江理工大学中国美学与艺术理论研究中心教授

  *责任编辑:韩宵宵

 

  [1] 梁启超:《趣味教育与教育趣味》,《饮冰室合集》第五册第三十八,中华书局,1979年。

  [2] 梁启超:《美术与生活》,《饮冰室合集》第五册第三十九,中华书局,1979年。

  [3] 梁启超:《中国韵文里头所表现的情感》,《饮冰室合集》第四册第三十七,中华书局,1979年。

  [4] 朱光潜:《谈美》,《朱光潜全集》第2册,安徽教育出版社,1987年。

  [5] 朱光潜:《从我怎样学国文说起》,《朱光潜全集》第3册,安徽教育出版社,1987年。

  [6] 朱自清:《〈谈美〉序》,《朱光潜全集》第2册,安徽教育出版社,1987年。

  [7] 朱光潜:《悼夏孟刚》,《朱光潜全集》第1册,安徽教育出版社,1987年。

  [8] 宗白华:《歌德之人生启示》,《宗白华全集》第2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6年。

  [9] 宗白华:《歌德之人生启示》,《宗白华全集》第2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6年。

  [10] 宗白华:《中国文化的美丽精神往哪里去》,《宗白华全集》第2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6年。

  [11] 宗白华:《中国艺术意境之诞生》,《宗白华全集》第2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6年。

  [12] [日]谷崎润一郎作,夏丏尊译《读〈缘缘堂随笔〉》:《丰子恺文集》第6卷,浙江文艺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1990年。

  [13] 丰子恺:《关于儿童教育》,《丰子恺文集》第2卷,浙江文艺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1990年。

  [14] 丰子恺:《艺术与艺术家》,《丰子恺文集》第4卷,浙江文艺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1990年。

  [15] 丰子恺:《桂林艺术讲话之一》,《丰子恺文集》第4卷,浙江文艺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199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