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文学网

潘岳《阁道谣》背后的故事

王媛

 

    潘岳是西晋著名文人。《晋书》本传中记载了一件事:“(岳)才名冠世,为众所疾,遂栖迟十年。出为河阳令,负其才而郁郁不得志。时尚书仆射山涛领吏部,王济、裴楷等并为帝所亲遇,岳内非之,乃题阁道为谣曰:‘阁道东,有大牛。王济鞅,裴楷鞧,和峤刺促不得休。’”在南朝宋刘义庆撰的《世说新语•政事》中,曾怀疑这首《阁道谣》是潘尼所作,并且所载歌谣文字略有不同:“阁东有大牛,和峤鞅,裴楷鞧,王济剔嬲不得休。”刘孝标注《世说新语》引晋代王隐《晋书》予以修正:“初,涛领吏部,潘岳内非之,密为作谣曰:‘阁道东,有大牛。王济鞅,裴楷鞧,和峤刺促不得休。’”又引《竹林七贤论》:“涛之处选,非望路绝,故贻是言。”

    这首歌谣题于阁道,也就是通往宫廷的道路。《南史•徐孝克传》载:“自晋以来,尚书官僚皆携家属居省,省在台城内下舍门中,有阁道东西跨路,通于朝堂。”歌谣中把山涛比喻为大牛,王济用绳子套住牛颈,裴楷拉着牛车上的大绳,和峤在前前后后不断地施加干扰。想必这首充满挖苦和讽刺的歌谣在当日上朝的官员中曾广为流传,因此才被作为重要事件载入潘岳的传记中。然则山涛、王济、裴楷、和峤等人均为西晋名士,潘岳何以对他们深怀怨恨,要如此诋毁?

    这要从潘岳的仕宦经历说起。在重视人物才华与风神的魏晋时期,潘岳具有优越的先天条件。潘岳祖父瑾为安平太守,父亲芘为琅邪内史。他自小天资出众,十岁左右就表现出非凡的文学才华,被乡邑誉为神童。《晋书》中说他“文藻清艳”,可以媲美汉代的终军、贾谊。人们常常把他和西晋另一位文人陆机相提并论,东晋谢混说:“潘诗烂若舒锦,无处不佳;陆文如披沙简金,往往见宝。”南朝钟嵘也说:“陆才如海,潘才如江。”(《诗品》)潘岳不仅才华出众,相貌仪态也很俊俏。《世说新语·容止》载:“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刘孝标注引《语林》言:“安仁至美,每行,老妪以果掷之满车。”因此留下了“掷果盈车”、“掷果潘郎”的美谈。这样的人自然引起人们的关注。晋武帝泰始二年(266),贾充由卫将军迁为车骑将军。潘岳二十岁,被贾充辟为掾属。贾充是司马昭、司马炎的心腹重臣,曹魏时期曾带领士兵迎战高贵乡公曹髦,并指使武士成济杀害了曹髦,为司马氏立下了大功。泰始八年(272)拜为司空,咸宁二年(276)又迁为太尉。他不仅位极人臣,还是太子司马衷的岳父。潘岳甫一出仕就成为贾充府的掾属,也可说是少年得志了。那么,《晋书》中说他“栖迟十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潘岳在作于晋惠帝太康六年(296)的《闲居赋序》中,对自己的任职经历叙述颇详,说:“仆少窃乡曲之誉,忝司空太尉之命,所奉之主,即太宰鲁武公其人也。举秀才为郎,逮事世祖武皇帝。为河阳、怀令、尚书郎、廷尉平。今天子谅暗之际,领太傅主簿。府主诛,除名为民。俄而复官,除长安令。迁博士,未召拜,亲疾,辄去官免。自弱冠涉乎知命之年,八徙官而一进阶,再免,一除名,一不拜职,迁者三而已矣。”文中称“忝司空太尉之命”,并非在贾充拜司空太尉之后才入府为掾,而是以后来的官职称呼其主官,这在古人文章里面很常见。贾充欣赏潘岳的才华,对他颇有提携。潘岳在咸宁四年(278)所写的《秋兴赋序》中说:“晋十有四年,余春秋三十有二,始见二毛,以太尉掾兼虎贲中郎,将寓直于散骑之省。”所谓“举秀才为郎”,就是其在担任贾充府掾期间,通过察举以太尉掾身份兼任虎贲中郎。虎贲中郎是朝廷四中郎将之一虎贲中郎将下属的职位,秩比六百石,潘岳得以兼任此职,在他的面前似乎敞开了一条大道。但潘岳却始终未能即真。从“八徙官”经历来看,他举秀才为郎之后就出任河阳令、怀令了。西晋初期有好内官而不乐外职的风气,《艺文类聚》卷48引《晋起居注诏》说:“今之士大夫,多不乐出宰牧,而好内官。今皆先经外郡,治民著绩,然后入为常伯中书郎。”因此,潘岳从京城被派出为河阳令,心情一定是郁郁不得志的。潘岳出任河阳令的时间,史书中没有明确记载。潘尼《赠河阳诗》云:“弱冠步鼎铉,既立宰三河。”这里“既立”不必确指三十岁,但也应出三十不远。太康三年(282)四月贾充去世,潘岳三十五岁,其出为河阳令很可能就在这年。潘岳在河阳令任上约两三年后转任怀令。《在怀县作》言:“自我违京辇,四载迄于斯。”照此推算,应在太康七年(286)左右。假使两年后潘岳重新入京调补尚书郎,那也是在太康九年(288)了。从举秀才为郎到回京担任尚书郎,历经十年左右,这段期间潘岳只是平调,没有任何升迁和进阶,称为“栖迟”并不为过。

    十年栖迟,对于一个才华出众、名声很大的士人来说,是人生中多么大的挫折!潘岳把这一切归之于掌管吏部的山涛和裴楷、王济、和峤等人党同伐异的结果。

    山涛是著名玄学名士群体“竹林七贤”之一,与司马氏有姻亲关系。他从晋武帝泰始五年(269)开始直至太康初期,一直担任吏部尚书,掌管官吏铨选长达十馀年之久(见《晋书·武帝纪》和《山涛传》)。山涛甄拔的人物几乎都是当时的士族,据《山公启事》所载,他曾举荐裴楷、王济为侍中(《太平御览》卷219引),和峤为吏部郎(《通典》卷21引),可见他和裴楷、王济、和峤等人关系匪浅。和峤字长舆,祖和洽为魏尚书令,父和逌为魏吏部尚书,峤入晋曾任职吏部,掌铨选官吏事,后任黄门侍郎、中书令。裴楷字叔则,出自河东裴氏,祖裴茂在东汉末为尚书令,从父裴潜为魏尚书令,父裴徽为魏冀州刺史,从兄裴秀任晋尚书令、司空,裴楷本人任晋右军将军、侍中。王济字武子,出自太原王氏,祖王昶为魏司空,父王浑入晋官拜司徒,王济尚晋武帝女常山公主,任国子祭酒、侍中等职。和、裴、王等人出身于高门大族,且互相通婚,和峤与裴楷皆为王济的姊夫。

    晋武帝在继承曹魏政权的同时,也继承了关系复杂的朝臣群体。在晋初政坛上,朝臣之间的党派斗争很激烈。《晋书·任恺传》言:“(贾)充既为帝所遇,欲专名势。而庾纯、张华、温颙、向秀、和峤之徒,皆与恺善。杨珧、王恂、华廙等,充所亲敬,于是朋党纷然。”在晋初的两党之争中,和峤属于贾充的对立党,而裴楷、王济二人与和峤立场相同。《晋书·裴楷传》言:“与山涛、和峤并以盛德居位,帝尝问曰:‘朕应天顺时,海内更始,天下风声,何得何失?’楷对曰:‘陛下受命,四海承风,所以未比德于尧舜者,但以贾充之徒尚在朝耳。’”在晋武帝的立嗣问题上,不少朝臣主张由齐王攸继位。贾充党为了维护白痴太子司马衷的地位,奏请齐王攸出镇青州。张华、王浑、王济等人向武帝切谏,还让其妻常山公主与甄德妻长广公主亲自恳请武帝让齐王攸留京。从这些事情可以看出,王济、裴楷、和峤等人均视贾充为政敌,他们通过结党、联姻的形式结成巨大的力量,与贾充党进行对抗。山涛举荐人才的时候,处处受到和峤、裴楷等人的影响,因此,作为贾充府掾的潘岳自然遭到排挤,虽被察举为秀才、兼任虎贲中郎的职位,但终于没能正式在朝廷中担任官职,成为两党之争的牺牲品。

    潘岳无法跟高门士族直接对抗,惟一泄愤的方式就是在阁道上写下这首近乎谩骂的歌谣,从这种幼稚的行为可以看出他对现实多么愤慨和无奈。和潘岳一样被士族阶层排挤的左思,把他的愤慨和无奈写进了《咏史诗》中,因此成为西晋时期批判门阀社会的代表作。但潘岳却没有把这种感情反映到他的诗文里面。他在河阳令任上的时候,曾作《河阳作二首》,其一言:“微身轻蝉翼,弱冠忝嘉招。在疚妨贤路,再升上宰朝。猥荷公叔举,连陪厕王寮。长啸归东山,拥来耨时苗。幽谷茂纤葛,峻岩敷荣条。落英陨林趾,飞茎秀陵乔。畀高亦何常,升降在一朝。徒恨良时泰,小人道遂消。譬如野田蓬,干流随风飘。昔倦都邑游,今掌河朔徭。……”他回顾自己的经历,对府主贾充始终怀抱感激,从未有过明珠暗投的遗憾;对自己的不幸,也只感慨一句命运无常,如同田野间的蓬草被风一吹四处飘转。而《阁道谣》,大概是他一生中最有勇气批判现实的作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