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文学网

四首《早朝大明宫》诗的优劣

莫砺锋

 

    唐肃宗至德二载(757)九月,唐军从安史叛军的手中收复长安。十月,唐肃宗率朝廷百官从凤翔返回长安。次年二月,改元乾元。虽然安史叛军的残馀势力远未肃清,大唐帝国的元气也远未恢复,但表面上的中兴局面已经形成。就在这年的一个春日,中书舍人贾至到大明宫去上朝,看到一派升平气象,写了一首七言律诗以呈同朝僚友。王维、岑参、杜甫等人随即唱和,于是留下了四首《早朝大明宫》诗。对于这四首诗粉饰升平的颂扬主题,宋末的方回有一针见血的批评:“四人早朝之作,俱伟丽可喜。⋯⋯然京师喋血之后,疮痍未复,四人虽夸美朝仪,不已泰乎!”(《瀛奎律髓》卷2)但是后人关注此组诗作,大抵仅从艺术水准着眼,并对四首诗的优劣等第议论纷纷。那么,抛开思想倾向不谈,它们的优劣究竟如何呢?

    首先要说明的是,从颂扬主题的角度来看,这四首诗都是相当出色的。元人杨载说:“荣遇之诗,要富贵尊严,典雅温厚。写意要闲雅,美丽清细,如王维、贾至诸公《早朝》之作,气格雄深,句意严整,如宫商迭奏,音韵铿锵,真麟游灵沼,凤鸣朝阳也。学者熟之,可以一洗寒陋。后来诸公应诏之作,多用此体。”(《诗法家数》)的确,四首诗都写得花团锦簇、词藻富丽、音节圆润,但又各有特色、不落窠臼,其艺术水准远超那些陈词滥调、千篇一律的宫廷颂诗。但由于王维、岑参和杜甫三人都是唐代的杰出诗人,贾至在当时也是著名的大手笔,他们同时就同样的题目写诗,正是较量诗才的绝好机会,所以后人对四首诗进行了非常仔细的比较,非要让四人争胜于毫厘之间,以一决高低。为了让读者便于对照原文,先将四首诗作引述如下:

 

                 早朝大明宫               

    贾至

    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

    千条弱柳垂青琐,百啭流莺满建章。

    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染御炉香。

    共沐恩波凤池里,朝朝染翰侍君王。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               

    王维

    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

    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               

    杜甫

    五夜漏声催晓箭,九重春色醉仙桃。

    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朝罢香烟携满袖,诗成珠玉在挥毫。

    欲知世掌丝纶美,池上于今有凤毛。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               

    岑参

    鸡鸣紫陌曙光寒,莺啭皇州春色阑。

    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官。

    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干。

    独有凤凰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

 

    明人谢榛曾记载他与友人讨论四首《早朝大明宫》诗高下的经过:刘成卿说:“杜其一也,王其二也,岑其三也,贾其四也。”谢榛则说:“子所论岂敢相反。颠之倒之,则伯仲叔季定矣。贾则气浑调古,岑则词丽格雄,王、杜二作,各有短长,其次第犹是一辈行。”(《四溟诗话》卷3)两人排出的名次竟然截然相反!清人毛先舒的看法近于谢榛而稍有不同:“早朝唱和,舍人作沉婉 丽,气象冲逸,自应推首。‘衣冠身’三字微拙。右丞典重可讽,而冕服为病,结又失严。嘉州句语停匀华净,而体稍轻扬,又结句承上,神脉似断。工部音节过厉,‘仙桃’、‘珠玉’近俚,结使事亦粘滞,自下驷耳。四诗互有轩轾,予必贾、王、岑、杜为次也。”(《诗辩坻》卷3)而清人冯班又以王、杜、岑、贾为次第(见《瀛奎律髓汇评》卷2)。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我觉得这四首诗确实有高下之分,但斤斤计较四首之名次则没有必要。况且贾至是原唱者,一般说来,原唱的写作比较自由,而和诗则因受到原作的束缚而难度较大。所以合理的评比应在王、岑、杜三首之间进行,贾诗则可搁置不论。

    王、岑、杜三人都是唐诗大家,但是任何大诗人也不可能做到篇篇珠玑。就这组作品来说,杜诗并没有独占鳌头。清人黄生认为这首杜诗“组织之工,天衣无缝,岂诸子可望其后尘耶”(《杜诗说》卷8)?这恐怕是出于对杜甫“诗圣”地位的维护,但难以服人。好在持此种论调者并不很多,例如明人胡震亨早已毫无隐讳地指出:“《早朝》四诗,名手汇此一题。觉右丞擅场,嘉州称亚,独老杜为滞钝无色。富贵题出语自关福相,于此可占诸人终身穷达,又不当以诗论者。”(《唐音癸签》卷10)说杜诗“滞钝无色”也许过于严厉,但说“富贵题出语自关福相”则很有道理。确实,杜诗虽然地负海涵,题材范围极广,但在“富贵题”的方面并不在行。当杜甫描写盛筵时,无非是说:“何时诏此金钱会,暂醉佳人锦瑟傍。”(《曲江对雨》)或:“酒肉如山又一时,初筵哀丝动豪竹。”(《醉为马坠诸公携酒相看》)要是让曾经讥评“老觉腰金重,慵便玉枕凉”之句“未是富贵语”的太平宰相晏殊看来,这真可谓“未是富贵语”了。原因很简单,杜甫一生穷愁潦倒,他缺乏富贵生活的实际经验。即使他偶然瞥见王公贵人豪奢生活的一角,也必然像苏轼所说:“杜陵饥客眼常寒,蹇驴破帽随金鞍。隔花临水时一见,只许腰肢背后看!”(《续丽人行》)从而不可能对富贵生活有仔细真切的描写。王夫之说得好:“身之所历,目之所见,是铁门限。”(《姜斋诗话》卷下)要让杜甫把《早朝大明宫》一类的诗写成一流作品,是几乎没有可能性的。上引毛先舒批评杜诗的话也很有趣,所谓“自下驷耳”,自然使人联想到孙膑为田忌赛马的故事。田忌的马本有上驷、中驷、下驷三种,孙膑在某一场比赛中故意使己方的下驷出场迎战对方的上驷,结果当然落败。杜诗在许多题材方面都堪称上驷,惟独富贵题是其下驷。他偶然以下驷出赛而失手,当然是情理中事。杜甫在许多题材上独领风骚,我们又何必要求他非要成为诗坛的“十项全能”选手呢?

    排除了贾至、杜甫两人之后,剩下的便是如何评判王维、岑参的高下了。从总体来看,这两首诗可谓旗鼓相当,得失仅在毫厘之间。例如清人沈德潜总评四首诗说:“早朝倡和诗,右丞正大,嘉州明秀,有鲁、卫之目。贾作平平,杜作无朝之正位,不存可也。”(《唐诗别裁集》卷13)孔子说:“鲁、卫之政,兄弟也。”(《论语·子路》)所谓“鲁、卫之目”,即不分上下,可见沈氏对王、岑二诗并无轩轾。明人胡应麟更对岑、王二诗作了较细致的评说:“大概二诗力量相等,岑以格胜,王以调胜。岑以篇胜,王以句胜。岑极精严缜匝,王较宽裕悠扬。令上官昭容坐昆明殿,穷岁月较之,未易坠其一也。”(《诗薮》内编卷5)唐中宗曾于正月晦日幸昆明池,使群臣应制赋诗。昭容上官婉儿坐彩楼上评判众作优劣,凡不中选者即掷下之。不久纸落如飞,只剩沈 期、宋之问两人之作未坠下。到了最后,又一纸落下,乃是沈诗,意味着宋之问荣获首选。胡氏意即岑、王二诗势均力敌,即使让上官婉儿来评判,也难定甲乙。

    然而,毫厘之差也是差别,如果以锱铢必较的态度对王、岑二诗进行细入毫芒的评骘,还是能够得出更为深刻的结论。笔者认为那些认定王诗第一的观点多属泛泛而谈,而批评王诗尚有缺点从而略逊岑诗的看法则能落到实处,故下文仅及后一方面的主要意见。王维的这首诗,前人指出它有两个缺点。第一是全诗的同类意象太多,胡应麟评曰:“‘绛绩’、‘尚衣’、‘冕旒’、‘衮龙’、‘佩声’,五用衣服字。”又曰:“昔人谓王‘服色太多’,余以它句尚可,至‘冕旒’、‘龙衮’之犯,断不能为词。”(《诗薮》内编卷5)的确,在一首诗中重复运用同一类意象,尤其是同一类物象(此诗中就是“衣服”),很容易造成单调枯窘、读之生厌的缺点。古人说得好:“以水济水,谁能食之?若琴瑟之专一,谁能听之?”(《左传·昭公二十年》)在一首诗中重复运用同一类别的物象,其效果很像是“以水济水”,这必然会损害全诗的艺术水准。第二,王诗的声调不够和谐,因为其三、四两联在平仄调式上“失粘”了。虽然有人为他辩护,例如清人许印芳评曰:“尾联与三联不粘,唐人七律上下联不忌失粘,后人七律声律加密,始忌之。若以后人之法绳唐人而病其失粘,则非矣。”(《瀛奎律髓汇评》卷2)其实在七律一体刚定形的盛唐之际,失粘的现象确实比较常见,但那毕竟是不合诗律的。况且四首大明宫诗是同时所作,杜、岑二诗都没有失粘的现象,而贾、王二诗皆在尾联失粘,这说明前者在艺术形式上更加精微,而后者不免有点粗疏。

    那么,岑诗有没有缺点呢?当然也有,胡应麟指出:“岑之重两‘春’字,及‘曙光’、‘晓钟’之再见,不无微颣[1]。”(《诗薮》内编卷5)近体诗一般应避免重字,岑诗中两见“春”字,故为胡氏指瑕。但是“阳春”是曲名,与“春色”尚不算犯重。至于“曙”与“晓”虽为同义字,但毕竟是不同的字。所以岑诗虽然也有缺点,但要比王诗轻微得多。

    即使不从细微缺点着眼,岑诗也有胜过王诗的地方,那就是结尾。清人周容说:“唐人最重收韵,岑较王结更觉得自然满畅。”(《春酒堂诗话》)何谓“自然满畅”?周容没有细说。笔者的理解是,王诗的尾联“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与贾至原唱的尾联“共沐恩波凤池里,朝朝染翰侍君王”的意思基本相同,也未能点明唱和之意。而岑诗的尾联“独有凤凰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却紧扣和诗这层意思,颂对方而谦自己,与贾诗桴鼓相应,从而胜于王诗。

    综上所述,贾至、王维、岑参、杜甫的四首早朝大明宫诗都堪称佳作。但是细加分析:贾、杜二诗未免相形见绌;王维一首亦有微瑕,故位居第二;岑参的一首拔得头筹,成为四首诗中的佼佼者。现引近人刘铁冷对岑诗的一段评语以结束本文:“此诗于‘早朝’二字分层次写景,收笔才拍到和诗也。第一句是写初出门,第二句是写初到城,已有早朝之景矣。第三句近殿未朝,从内闻出;第四句到殿朝时,从外见入。第五、六句写朝罢之景,因朝早而退朝亦早也。末处结到和贾至诗意,谦退不遑,自然合拍。”(《作诗百法》)。

    注释:

    [1] 颣[lei]缺点,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