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文学网

吴梦窗咏木芙蓉词与 情志寄托

孙虹

 

    咏花词中入闺房情意,是宋代词人的约定俗成,而于晚宋为烈。沈义父曰:“作词与诗不同,纵是花卉之类,亦须略用情意,或要入闺房之意。然多流淫艳,应自斟酌。如直说花卉,而不著些艳语,又不似词家体例。”(沈义父《乐府指迷》,见唐圭璋编《词话丛编》第1册,中华书局,1986,281页)宋人咏花情意所附丽者,不仅源于创新典籍的博雅人文意象,亦有“得自然之数,不差毫末”(苏轼《书吴道子画后》,见孔凡礼点校《苏轼文集》卷70,中华书局,1986,2210页),即对物性最为准确地把握与描摹。若不能循此“路径”阐释晚宋咏花词,特别是阐释有意以“倒、揉、碎三法”(夏承焘《天风阁学词日记》,见《夏承焘集》第6册,浙江古籍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1997,129页)眩人眼目的吴梦窗咏花之作,虽欲披文入情,却难免出现指彼花为此花的错误,进而迷失对寓于花卉之中闺房深意的理解。不妨以梦窗木芙蓉词为例。

    木芙蓉是秋季盛开的花朵,多有异名。《本草纲目》卷36:“(木芙蓉)花艳如荷花,故有芙蓉、木莲之名,八九月始开,故名拒霜。”荷花亦名芙蓉,夏季怒放。《佩文斋广群芳谱》卷29:“荷为芙蕖花,一名水芙蓉。……叶清明后生,圆如盖,色青翠。五六月开花,有数色,惟红白二色为多。花心有黄蕊,长寸馀,大者花至百叶。”并引《杜诗注》云:“产于陆者曰木芙蓉,产于水者曰草芙蓉。”唐代之前诗词中多吟咏草本水芙蓉,木本芙蓉则绝少吟咏,仅于《古诗十九首》偶一见之:“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至唐宋时,渐多吟咏木芙蓉之篇什,尤以宋代为盛。

    水芙蓉与木芙蓉称名相同,颜色相似,时间相继,可堪比并媲美,而木芙蓉更见风骨。李嘉祐《秋朝木芙蓉》:“水面芙蓉秋已衰,繁条偏是著花时。”韩愈《木芙蓉》:“新开寒露丛,远比水间红。艳色宁相妒,嘉名偶自同。采江官渡晚,搴木古祠空。愿得勤来看,无令便逐风。”有鉴于此,梦窗木芙蓉词模糊两种芙蓉的界域,频繁采用宋代出现的芙蓉仙城传说之今典。故杨铁夫《吴梦窗词笺释》(以下简称杨笺)笺集中《惜秋华》曰:“此以水芙蓉垫起木芙蓉。木芙蓉羌无故实,故靠用水芙蓉典黏合之,此窄题走阔路法也。”(杨铁夫笺释、陈邦炎等校点《吴梦窗词笺释》,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216页)录《惜秋华·木芙蓉》如下:

    路远仙城,自王郎去后,芳卿憔悴。锦段镜空,重铺步幛新绮。凡花瘦不禁秋,幻腻玉、腴红鲜丽。相携。试新妆乍毕,交扶轻醉。

    长记断桥外。骤玉骢过处,千娇凝睇。昨梦顿醒,依约旧时眉翠。愁边暮合碧云,倩唱入、六幺声里。风起。舞斜阳、阑干十二。

    芙蓉仙城传说见苏轼《芙蓉城诗并序》,序略曰:“世传王迥字子高,与仙人周瑶英游芙蓉城。”其诗有句曰:“芙蓉城中花冥冥,谁其主者石与丁。珠帘玉案翡翠屏,霞舒云卷千娉婷。中有一人长眉青,炯如微云淡疏星。”宋人传说石曼卿与丁度仙逝后成为芙蓉馆主。《唐宋诗醇》卷35引胡微之《芙蓉城传》注苏轼诗曰:“王迥,字子高。初遇一女,自言周太尉女。语王曰:‘我于人间嗜欲未尽,缘以冥契,当侍巾帻。自是朝去夕至,凡百馀日。……但觉其身飘然与周同举,须臾,过一岭及一门,珍禽佳木,清流怪石,殿阁金碧相照。遂与王自东厢门入,循廊至一殿亭,甚雄壮。下有三楼,相视而耸。……逡巡东廊之门。启,有女流道装而出者百馀人立于庭下。俄闻殿上卷帘,有美丈夫一人朝服凭几,而庭下之女循次而上。少顷,凭几者起,帘复下,诸女流亦复不见。周遂命王登东厢之楼上,有酒具。凭栏纵观,山川清秀,梁上有碑,题曰:‘碧云’。其字则《真诰》八龙云篆。王未及下,一女郎复登是楼,年可十五,容色娇媚,亦周之比。周曰:‘此芳卿也。与我最相爱,芳卿盖其字耳。’梦之明日,周来,王语以梦。周笑曰:‘芳卿之意甚勤也。’王问何地,周曰:‘芙蓉城也。’”这段仙境叠现梦幻的美艳爱情故事被宋人编入《六幺曲》中,《玉照新志》、《避暑录话》、《云麓漫钞》等笔记中都有记载。故词中有“倩唱入、六幺声里”。引词上阕,以女性拟体把水芙蓉凋落,继而木芙蓉盛开,皆写成瑶英与芳卿的幻相,不仅黏合典实,并且不着痕迹地透入了寓于其中的闺房情意。

    但是,仅用芙蓉城传说,显然无法突现木芙蓉的物性特征,梦窗因用木芙蓉语典加以点醒。如词中用锦步障之喻,典故表层出自《世说新语·汰侈第三十》:“(王)君夫作紫丝布步障碧绫裹四十里,石崇作锦步障五十里以敌之。”实用五代孟昶栽种木芙蓉之事。见《全芳备祖前集》卷24所引《成都记》:“孟后主于成都四十里罗城上种此花,每至秋,四十里皆如锦绣,高下相照,因名曰‘锦城’。”南宋西湖滨畔,相沿了蜀城风流,苏堤及西湖岸边多植此花。《咸淳临安志》卷58:“东坡倅杭日,有和述古中和堂木芙蓉诗。今苏堤及岸湖多种,秋日如霞锦云。”木芙蓉又有“醉客”之名。白居易《木芙蓉下招客饮》:“晚凉思饮两三杯,召得江头醉客来。莫怕秋无伴醉物,水莲开尽木莲开。”(亦有版本“醉客”作“酒客”)词中“相携。试新妆乍毕,交扶轻醉”就是以芙蓉城中如娇似醉的俪仙形容红艳的花朵。《惜秋华》对唐宋诗中关于木芙蓉醉酡之颜、袅娜之态的名句多有含摄。兹略按语典出现先后为序录之如下:

    水边无数木芙蓉,露滴胭脂色未浓。正是美人初醉著,强抬清镜晚妆慵。(王安石《木芙蓉》)

    向晚谁争艳,酡颜浅作红。(宋祁《江南木芙蓉》)

    霜花留得红妆面,酌尽斋中竹叶瓶。(黄庭坚《木芙蓉盛开,戏呈道辅》)

    三 步 绮 为 障 ,十 步 霞 作壁。……秋英例臞淡,此花独腴泽。(杨万里《看刘寺芙蓉》)

    晚涵秋雾谁相似,如玉佳人带酒容。(白居易《木芙蓉》)

    字曰拒霜深不可,却愁霜重要人扶。(杨万里《拒霜花》)

    平生露滴乘红脸,似有朝开暮落悲。(李嘉祐《秋朝木芙蓉》)

    鲜鲜弄霜晓,袅袅含风态。(欧阳修《拒霜花》)

    群芳坐衰歇,聊自舞秋风。(石延年《木芙蓉》)

    芙蓉墙外垂垂发,九月凭阑未怯风。(陈与义《芙蓉》)

    词中“阑干十二”,典见《太平广记》卷56所引桓 《西王母传》:“所居宫阙,在龟山春山西那之都,昆仑之圃,阆风之苑。有城千里,玉楼十二,琼华之阙,光碧之堂,九层玄室,紫翠丹房,左带瑶池,右环翠水。”李商隐《碧城三首》之一:“碧城十二曲阑干,犀辟尘埃玉辟寒。”此典在进一步坐实芙蓉城仙境的同时,淡化了咏花情意中可能导向“淫艳”的绮思腻想,正是词家作家手斟酌之处。

    虽然汉代曾经称木芙蓉为“芙蓉”,但唐代一般区分草本者为“芙蓉”,木本者为“木芙蓉”。宋代因之,但诗词中偶尔有径称木芙蓉为“芙蓉”者,如上引陈与义的诗作。梦窗集中也有一些题为“芙蓉”的词作,实写木芙蓉。梦窗词集笺释者,往往出现误笺。如《龙山会·芙蓉》,杨笺未注明所咏为木芙蓉,因为“芙蓉”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荷花的专名,其义不言自明。吴蓓《梦窗词汇校笺释集评》(以下简称吴笺)则明确是咏荷花(吴蓓《梦窗词汇校笺释集评》,浙江古籍出版社,2007,676页)。录词如下:

    石径幽云冷,步障深深,艳锦青红亚。小桥和梦过,仙佩杳、烟水茫茫城下。何处不秋阴,问谁借、东风艳冶。最娇娆,愁侵醉霜,泪绡红洒。    摇落翠莽平沙,竞挽斜阳,驻短亭车马。晓妆羞未堕。沉恨起、金谷魂飞深夜。惊雁落清歌,酹花倩、觥船快泻。去未舍。待月向井梧梢上挂。

    此词所用芙蓉仙梦、艳锦步障、妆颜醉红等典事,显写木芙蓉。“何处”三句及“摇落”句皆化用与木芙蓉花相关的诗词。杨万里《拒霜花》:“风露商量借膏沐,胭脂深浅入肌肤。唤回春色秋光里,饶得红妆翠盖无。”苏轼《和陈述古拒霜花》:“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霍总《木芙蓉》:“谁能政摇落,繁彩照阶除。”“晓妆”三句,则写木芙蓉被霜不凋的特点。《本草纲目》卷36:“(木芙蓉)秋半始著花。花类牡丹、芍药,有红者、白者、黄者、千叶者,最耐寒而不落。”并反用杜牧《金谷园》诗意:“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增益花卉中的闺房情意。“去未舍”二句中的“井梧”,也是点明木芙蓉的物性特征。《本草纲目》卷36:“木芙蓉,处处有之,插条即生小木也。其干丛生如荆,高者丈许。叶大如桐,有五尖及七尖者,冬凋夏茂。”木本芙蓉枝条上的绿叶形似梧叶五尖,故以喻之。并略用苏轼《海棠》“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诗意,谓游赏不忍即刻离开,欲待月上芙蓉花枝时再赏其月下姿容。

    再看《醉桃源·芙蓉》:

    青春花姊不同时。凄凉生较迟。艳妆临水最相宜。风来吹绣漪。    惊旧事,问长眉。月明仙梦回。凭阑人但觉秋肥。花愁人不知。

    杨笺曰:“芙蓉以夏开,故以春花为姊。”(杨铁夫笺释、陈邦炎等校点《吴梦窗词笺释》,131页)吴笺亦曰:“芙蓉生水中,故曰‘临水最相宜’。”“过片写芙蓉月下舞姿,并赋荷以相思。”(吴蓓《梦窗词汇校笺释集评》,333、334页)皆笺所咏为夏季荷花。其实,词中有“长眉”、“仙梦”,显用芙蓉仙城事典,这是梦窗咏木芙蓉词中的惯用典实,宋人避熟就生的创作理念,使其集中所有咏水中芙蓉词作,如《过秦楼·芙蓉》、《法曲献仙音·秋晚红白莲》、《庆春宫》(残叶翻浓)皆不用芙蓉仙城之事。词中“凄凉”句,化用苏轼《王伯敭所藏赵昌芙蓉》咏木芙蓉诗意:“凄凉似贫女,嫁晚惊衰早。”“临水最相宜”,则点出此花生于水岸的特点。除前引“涉江采芙蓉”外,唐宋诗中多有对木芙蓉这一特点的描写。如高蟾《下第后上永崇高侍郎》:“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东风怨未开。”欧阳修《芙蓉花二首》之一:“溪边野芙蓉,花水相媚好。”杨万里《咏陈氏女剪彩花二绝句·拒霜》:“染露金风里,宜霜玉水滨。”而且莲花入秋渐谢,未称使秋光丰腴的花朵,司空曙《立秋日》可以为证:“花酣莲报谢,叶在柳呈疏。”欧阳修《芙蓉花二首》之一有:“半看池莲尽,独伴霜菊槁。”刘仙伦咏木芙蓉则有“碧条苍叶生春妍,买断秋光作容态。”皆可以确认秋季芙蓉的归属。

    集中《梦芙蓉·赵昌芙蓉图,梅津所藏》是题画词:

    西风摇步绮。记长堤骤过,紫骝十里。断桥南岸,人在晚霞外。锦温花共醉。当时曾共秋被。自别霓裳,应红消翠冷,霜枕正慵起。

    惨淡西湖柳底。摇荡秋魂,夜月归环佩。画图重展,惊认旧梳洗。去来双翡翠。难传眼恨眉意。梦断琼娘,仙云深路杳,城影蘸流水。

    此词中“断桥”以下七句写水芙蓉。化用的诗句有李商隐《夜冷》:“西亭翠被馀香薄,一夜将愁向败荷。”姜夔《念奴娇》:“三十六陂人未到,水佩风裳无数。”李商隐《赠荷花》:“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但词中又用堤上步绮、芙蓉仙城典,并以琼娘喻指瑶英与芳卿,可知也是以水芙蓉凋落衬写木芙蓉。杨笺“去来双翡翠”句曰:“图中所绘,应有双翠羽在。”(杨铁夫笺释、陈邦炎等校点《吴梦窗词笺释》,153页)知所题画即赵昌《芙蓉翠羽图》。宋诗中也有题赵昌此画者,苏轼《王伯敭所藏赵昌芙蓉》:“清飙已拂林,积水渐收潦。溪边野芙蓉,花水相媚好。坐看池莲尽,独伴霜菊槁。幽姿强一笑,暮景迫摧倒。凄凉似贫女,嫁晚惊衰早。谁写少年容,樵人剑南老。”(苏轼此诗隐括了乃师欧阳修《芙蓉花二首》之一的全部诗句)戴复古《题尹惟晓芙蓉翠羽图》:“何人妙笔起秋风,吹破枝头烂漫红。翠羽飞来又飞去,一心只在蓼花丛。”尹惟晓,即尹焕,号梅津(一作梅津山人),诗词所题写可能就是同一幅画,画中分明是池莲落尽之后、与菊花同时开放的木芙蓉。周密《西江月·延祥观拒霜拟稼轩》:“眼缬醉迷朱碧,笔花俊赏丹青。斜阳展尽赵昌屏。羞死舞鸾妆镜。”可作为赵昌所画为木芙蓉的佐证。而杨笺此词为“湖上芙蓉正在堤柳下”(杨铁夫笺释、陈邦炎等校点《吴梦窗词笺释》,152页)。吴笺沿杨说,也认为赵昌所绘为水芙蓉荷花(吴蓓《梦窗词汇校笺释集评》,333、383页),似皆昧于物性而未能中其肯綮。

    宋代咏物词不可能仅停留于物象本身,而是“所咏了然在目,且不留滞于物”(张炎《词源》卷下,《词话丛编》第1册,中华书局,1986,262页)。换言之,咏物须有外尽其象的准确描摹,内尽其理的比兴寄托,咏花词当然不能例外。但所披循者,还应是所咏对象的物性之理,而不能随心所欲地进行泛本事化阐释(参见拙作《梦窗词泛“本事”化阐释献疑》,《文学遗产》2010年第4期)。如杨笺《梦芙蓉》曰:“此为见《芙蓉图》忆姬之作。”“‘共’者,共姬也。‘被’亦有芙蓉之名,此言游夜湖曾共宿湖心也。”(杨铁夫笺释、陈邦炎等校点《吴梦窗词笺释》,152页)实为有违木芙蓉之物理的深文罗织,故钟振振《读梦窗词札记(续)》驳疑曰:“为友人题图之作而言自己‘忆姬’,似与此类应酬文字之体例不合,未必然也。”(钟振振《读梦窗词札记(续)》,《文史》1999年第4期)洵为知言。

    其实,自唐代文人的咏木芙蓉诗中,就已经承载了感士不遇的胸中块垒。如高蟾《下第后上永崇高侍郎》:“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东风怨未开。”刘兼《木芙蓉》:“素灵失律诈风流,强把芳菲半载偷。是叶葳蕤霜照夜,此花烂熳火烧秋。谢莲色淡争堪种,陶菊香秾亦合羞。谁道金风能肃物,因何厚薄不相侔。”前引宋代相关诗作包括梦窗词中俱道出木芙蓉有春花之丰容华彩,秋花之艳质冰骨,但却因未能植根陶谢名门,无以自托良媒。在咏花诗词中,春花被寓许嫁东风,李贺《南园十三首》之一:“可怜日暮嫣香落,嫁与春风不用媒。”莲花则寓意恨嫁,张先《一丛花令》:“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贺铸《芳心苦》:“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木芙蓉时节晚于水芙蓉,所寓不遇之悲自然有过于莲花。但是,在咏花作者看来,木芙蓉虽然未遇于时,却自有一种未肯俯仰俗流之心志。故苏轼以贫女拟之。秦韬玉《贫女》诗曰:“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其中的自许与悲慨溢于言表。梦窗本翁姓,与翁逢龙(字际可)、翁元龙(字时可)为兄弟行。周密《浩然斋雅谈》卷下载曰:“(时可)与吴君特为亲伯仲,作词各有所长。”梦窗后出为吴嗣,一生中除在苏州仓幕任职之外,曾入临安府尹袁韶、绍兴知府史宅之、嗣荣王赵与芮等权贵幕中为客,但漂泊窘迫,以韦布终老。刘毓崧《重刊吴梦窗词稿序》曰:“梦窗曳裾王门,而老于韦布,足见襟怀恬澹,不肯藉藩邸以攀缘,其品概之高,固已超乎流俗。”(刘毓崧《重刊吴梦窗词稿序》,见杜文澜曼陀罗华阁丛书《吴梦窗甲乙丙丁稿》,包括杜文澜刻本和钞本各一种,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本)梦窗才高人微,傲心不能稍屈,其咏木芙蓉之词,盖有以托乎情志乎?

    本文为全国高校古籍整理委员会直接资助项目《梦窗词校注》(项目编号:0757)、教育部规划基金项目《吴梦窗词及生平事迹考论》(批号10YJA751066)的阶段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