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文学网

欲把西湖比西子

陶文鹏

 

    历代吟咏西湖的诗歌,数以百千计,其中有不少名篇佳作。最精美、传诵最广的,应当是苏轼的《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诗云: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关于这首诗的写作情景,清人王文诰《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总案》卷9载,熙宁六年(1073)正月二十一日,“病后,陈襄邀往城外寻春,有饷官法酒者,约陈襄移厨湖上,初晴复雨,山色空,并记以诗”。可知这两首诗是熙宁六年正月二十一日苏轼任杭州通判期间,病后初愈,应杭州知州、诗友陈襄的邀请,在西湖上饮酒赏景之作。诗的第一首说:“朝曦迎客艳重冈,晚雨留人入醉乡。此意自佳君不会,一杯当属水仙王。”大意说:西湖不论是在阳光灿烂的早晨,还是在雨雾迷茫的晚上,都有不同的美。但一般人并不能领会此中佳境,让我们给湖上的水仙王敬一杯酒,邀他一起来赏鉴吧。第二首进一步抒写他对西湖美的感受。

    诗的题目是“饮湖上初晴后雨”,第一首前两句侧重表现湖上“朝曦”“晚雨”分别给予游人艳丽和清爽之感,第二首前两句更紧扣诗题,具体地描绘湖上“初晴后雨”的美景。潋滟(liànyàn),水盛而波动的样子。空,细雨迷茫、若有若无的情态。这一联说,雨后初晴,西湖里湖水满溢,波光荡漾,亮丽极了;不料又飘洒起霏霏细雨来,湖上的山色朦胧迷茫,若隐若现,显得无比神奇。首句写“初晴”,写水光,明媚艳丽;次句写“后雨”,写山色,空奇幻。两句诗,宛若两幅风景画,一幅是水彩,一幅是淡墨,互相映衬,把西湖水光山色、晴雨变幻的美,表现得那么生动逼真,丰富多彩,空灵迷人!绝妙的是,诗人着意捕捉山水的光色晃动变化,竟然不用一个色彩字和明暗字,只用了“潋滟”和“空”这两个连绵词白描写生,语言清逸简淡,精警传神,令人惊叹!难怪推崇苏轼、擅长白描的清代诗人查慎行称赞说:“多少西湖诗被二语扫尽,何处著一毫脂粉颜色?”(《初白庵诗评》卷中)这一联对仗工切匀称,前呼后应,又极自然天成。

    诗的后两句由写景转入抒情议论,对西湖的美热情赞颂并作出总体的诗意概括。诗人要把西湖比成春秋时越国著名的美女西施。这个比喻发人所未发,非常新颖奇特,又恰当贴切,可谓空前绝后,显示出苏轼天才的艺术想象力。西湖和西施都生在越地,又都姓西;更主要的是,都具有天生丽质的自然美,于是西湖的晴天和雨天被诗人巧妙地比喻西施的浓妆和淡妆。西施不管怎样打扮,淡妆也好,浓抹也好,总是恰到好处,惹人怜爱;而西湖无论是雨天还是晴天,总是风情旖旎,令人迷醉。这个奇妙的比喻融情入景,又赋予西湖极美的意态风神和生命灵气。于是此诗一出,很快传诵天下,脍灸人口,深得诗评家的赞赏。南宋陈善说:“道尽西湖好处。⋯⋯要识西子,但看西湖;要识西湖,但看此诗。”(《扪新话》卷8)袁文说:“比拟恰好,且奇言妙丽新奇,使人赏玩不已。”(《瓮牖闲评》卷5)近人陈衍亦云:“后二句遂成为西湖定评。”(《宋诗精华录》卷2)从此“西子湖”竟被公认是西湖的别称。苏轼自己对这个比喻也很得意,在别的诗中多次使用,如《次韵马忠玉》:“只有西湖似西子。”《次韵刘景文登介亭》:“西湖真西子,烟树点眉目。”

    苏轼的山水诗常妙蕴哲理。这首诗把西湖比作西子,也闪射出哲理的光辉。它启迪人们:大自然和社会生活中不缺乏美,缺乏的是善于发现美的眼睛;美的形态是丰富多彩的,人须有宽广的审美心态和富于包容性的审美情趣,才能更多地发现美、欣赏美;而美的人和事物,往往是天然自生的,有了天然本色的美质,不管是否装饰打扮,它都是美的。由于这首诗既能激发读者对于美的遐想,还能引起他们对于艺术哲学——美学的思索,这就大大增加了这首诗意境的深度和广度。

    在绝句的艺术结构方面,《饮湖上初晴后雨》也有典范的意义。元代杨载《诗法家数》对诗起承转合的章法结构作了精辟的论述。他在谈到“转”时说:“要变化如疾雷破山,观者惊愕。”又曰:“绝句之法⋯⋯大抵起承二句困难,然不过平直叙起为佳,从容承之为是。至如婉转变化功夫全在第三句,若于此转变得好,则第四句如顺流之舟矣。”当代文论家孙绍振专门撰《绝句的结构》一文,提出“追求单纯和丰富的统一,严整和灵活的统一,正是绝句的艺术结构内在规律”;而绝句的艺术结构要做到灵活性,就不能四句都用陈述句,而应在第三、四句中变化语气,运用祈使句、设问句、疑问句、假设句、反问句、否定句、转折句,并使用表达这些句子的词语。他还指出:绝句前两句一般具体描写,后两句多“用直接抒发来拓开境界”,“以更广阔的空间、更高的精神境界超越前两句的有限性”,“绝句结构的深层要超越表层,才能形成一种立体性结构”(《美的结构》,人民文学出版社,266、271页)。笔者认为,孙先生对绝句的艺术结构作了现代诠释和创造性的理论总结。用他的真知灼见来衡量苏轼这首七绝名篇,前两句具体描绘西湖晴雨之景,用白描写实的手法、陈述句式,并用工切的对偶,一起一承;第三、四句转为直接抒发,都以想象和比喻出之,对西湖作总体概括,于美妙的喻象中蕴含哲理。第三句用假设句式,借“欲把”二字作转折,三四句不再对仗,改为散体单行,使这首绝句的艺术结构具有灵活性、转折性、立体性,其意境单纯而丰富,诗的含蕴深广。

    笔者认为,一首绝句应当像一条首尾呼应、叮咚流淌的小溪,具有回环往复的旋律节奏。《饮湖上初晴后雨》就是这样的一条清溪,它给读者视觉美感,还有听觉美感。诗的前两句对仗工整匀称,诗意自然流动,“潋滟”和“空”同为叠韵连绵词,平仄相对,诵读起来,音节和谐优美;三四句虽化骈为散,但第三句以“欲把”和“比”字串联起“西湖”与“西子”,形成了钱锺书先生在《谈艺录》补订本中所说的“重言错综”式“当句对”,既加强了“西湖”与“西施”的联系,又使诗句意脉贯通,音节流畅;第四句也有当句对,却不再是重言错综,而是“淡妆”和“浓抹”两个形态词的对仗。二、四句押音声轻柔的“奇”、“宜”韵,也有助于表现西湖的柔美。全篇音律节奏丰富而不单调,严整而流动,复沓和谐,读来琅琅上口,悦耳动听。

    有比较才有鉴别。为了说明苏轼这首小诗是历代西湖绝句之冠,笔者试举另一首西湖绝句名作来作比较,这就是南宋大诗人杨万里的《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杨万里同苏轼一样,是宋代杰出的大自然的歌手。他的写景诗被称为“诚斋体”,长于以“活法”写生,写得清新活泼,幽默诙谐。这首七绝描写西湖六月的美景。后两句在无穷无尽的碧绿莲叶中着力表现那映着阳光的艳红荷花,色彩鲜丽,境界开阔,情意酣畅,令人喜爱,此诗亦广为传诵。但如果与苏轼的《饮湖上初晴后雨》相比较,杨万里此诗未能总摄西湖美的风神,意蕴也不够深广,章法结构未能起承转合,缺乏纵深感与立体感,显然较苏诗逊色。笔者在历代吟咏西湖的绝句中,并没有发现比苏轼此诗更高明地概括出西湖之美、流传更广泛深远的作品。因此,《饮湖上初晴后雨》堪称西湖绝句第一的千古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