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文学网

近代 新小说中的 妓女新群像

廖敏

 

    以妓女为题材的小说,由来已久。著名的有唐代的《李娃传》、《霍小玉传》,宋代的《李师师外传》,明代的《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等。到了清末民初,青楼文化因时局巨变而渐与传统背离,蓬勃兴起,狭邪小说更是大盛。从早期的《花月痕》、《青楼梦》到后来的《海上花列传》、《海天鸿雪记》、《九尾龟》、《胡宝玉》等等。而对妓女的描绘,也正像鲁迅所说的:“作者对于妓家的写法凡有三变,先是溢美,中是近真,临末又溢恶。”

    纵观古代小说中的青楼女子,虽然她们的身份地位、命运遭遇不同,也无论她们美貌多情或才艺出众,都处在封建制度和封建礼教的桎梏之下,都是男性社会的附庸。命运悲惨的霍小玉、杜十娘等,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男子的真情上,结果却堕入更悲惨的结局;《青楼梦》《花月痕》描写的那些众香国里的才女,其实只是落魄士子的梦中情人。女权社会的美丽幻想只存在于《镜花缘》的女儿国,然而幻想再美丽也只是镜中花、水中月。

    直到晚清,这种状况才开始发生重大变化。伴随着反帝爱国浪潮的汹涌,资产阶级维新、革命运动的展开,西学东渐、“天赋人权”观念的传入,振兴女权、妇女解放运动的兴起,一大批秋瑾式的女性冲出家庭,登上历史舞台叱咤风云,启蒙思想的曙光也第一次照亮了文学画廊里女性形象的面容身形。在“小说界革命”中产生的大量反映女性解放的“新小说”中,并未忽视妓女这一特殊的阶层,但这些小说中的妓女形象,既不完全雷同于传统的出淤泥而不染的佳人,也不是惟利是图、虚情假意的蛇蝎女子,她们中有受西方婚姻爱情观念影响、勇敢追求爱情自主的“东方茶花女”,有舍身以美色救国的奇女子,还有积极投身抗美运动、以争取人格独立的爱国名妓。她们身上表现出强烈的反对封建礼教、提倡恋爱自由、要求独立自主的个性,并在近代祖国危亡的时机,意识到自己的国民责任,以独特的方式支持和投入到爱国斗争中,具有鲜明的近代色彩。她们仿佛灿烂的珍珠,在风月女子的群像中焕发异彩,折射出早期中国妇女解放运动进程的微曦。

执著追求自由爱情的“东方茶花女”

    “可怜一卷茶花女,断尽支那荡子肠”。林纾翻译的小说《巴黎茶花女遗事》,是介绍到中国的西洋小说中影响最大的第一部作品。那位外表与内心都像白茶花般美丽、为了自己不被认同的爱情而被命运遗弃、最终香逝人间的巴黎风尘女子,成为晚清知名度最高的外国小说人物之一。茶花女马克格尼尔(今译玛格丽特)与亚猛(今译阿尔芒)超越门第出身、勇敢追求自我的真挚爱情迅速被新小说家接受和模仿。其中最典型的是小说家钟心青创作的名为《新茶花》的小说,描写了妓女武林林与留学归来的维新志士项庆如之间的爱情悲剧。其书名、题材与主题皆直接有《巴黎茶花女遗事》的影子。“珠帘不卷冷金钩,清绝茶花第二楼。⋯⋯茶花不是巴黎种,净土移根到武林”。作者明显地想打造出一个中国的“玛格丽特”。

    上海名妓武林林因遭诓骗而流落烟花,但并不自甘堕落,她喜阅《巴黎茶花女遗事》,爱佩带茶花,名其馆为“茶花第二楼”,并以马克格尼尔自命。她常说,青楼中爱情最深的,要算是马克格尼尔姑娘。所以她立志要学马克,那一本小说,从头到尾,背都背得出,只是还没有知心的,也可当那亚猛的。林林对美好自由的爱情怀着热烈的憧憬,希望能像马克一样找到一个深爱自己的“亚猛”。但因为自己身处青楼的特殊身份,林林对妓女的爱情有着清醒的认识,“这武林林的局好难叫的,看世上一班堕鞭公子,走马王孙,哪一个在她的眼。⋯⋯她最喜欢坐马车,在家的时候极少,她常常说人家来恭维我,奉承我,却是假的,其实他们看我是个妓女,看不起我是真的。我为什么要去受他作践,我只消像行云流水一般,自寻我的乐处就是了。直要等有真爱我、真敬我的,我方肯把真爱情报之那”。这番不同寻常的心声,透视出林林张扬的个性和强烈的民主意识。

    林林骄傲而美丽。对于她的美,作者并没有陷入俗套的描写,而是通过留学生元戚的视角让我们领略了她的绝妙风姿。元戚一眼瞥见北头一辆轿车飞一般来,“车中一个粲者,穿一身月白的衫裙,襟上簪一朵碗大的茶花,分明有一般光彩四射,耀得人不敢正视”。元戚正要“定睛细看,只听得杂沓蹄声,早已抹过转角了。一阵香风随着气浪飘过来,迷迷糊糊的,脑中映片不减,似乎仍有一个绝妙美人站在面前,半晌半晌方才回过一口气来”。林林荡人心魄的美引来了众多王孙公子的追逐,但她惟独喜欢上了只是一介书生、屣视功名的项庆如。

    庆如不再完全是传统小说中的翩翩书生,他曾有维新的志气,并东渡日本留学,但目睹政局的黑暗,他的干云壮气逐渐消磨,是以逃避世事,愤世嫉俗,寄予醇酒妇人身上,“但愿作青楼的狎客,不愿为朱门的走狗”。他一直期望能找到一个互相爱慕、品质高尚的红粉知己。因此当遇见脱俗的武林林时,他便神魂颠倒了。而林林对庆如也一见倾心的原因是,庆如对他真心实意,毫无狎视奴蓄之意。

    作者极力赞美了林林不慕富贵、力图主宰自己命运、对爱情坚贞不渝的高贵品质。自林林与庆如相遇后,便谢绝他客,对富商华中茂的缠扰付之不理,对庆如一心一意,认为真正的爱情是独一无二的。庆如家道中落、生病咳血,林林把首饰典当一空,尽心服侍。当庆如向她表示歉意时,她却觉得“男女配合,只要爱情固结,岂在钱财上计较么”?

    林林个性独立,并不是被动地接受和依赖庆如,而是积极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当她认识真性情的庆如后,主动一诉衷肠,表明心迹。她要求爱情上纯粹的自由,决然地拒绝了巨富华中茂要求她做尚书夫人的愿望,拿他比作傻伯爵,怒叱道:“牛不喝水强按头,我不喜欢,就是天上的神仙、当今的皇帝,不许他觑我!我要喜欢,就是叫花子,也由得我要好。”林林还竭力维护自己的爱情和命运,当庆如资用竭蹶、债务缠身时,林林设法让他先付一半应付。庆如大病后两人拮窘困顿,林林又典当衣饰,出资谋划让庆如开设书店,并替他结算帐目,估计利息,俨然当炉的卓文君。十里洋场,米珠薪桂,清苦异常,林林却布裙荆钗,甘之如饴。她觉得:“身上虽是落薄,心中却十分安逸,若叫我做大人家的姬妾,虽是享受富贵,譬如金笼养鸽,哪里有天空鸟飞的舒服那?所以无论如何苦楚,我总情愿,要我离了项大少,是万万不能的。”

    庆如被华中茂诬陷为党人入狱,林林为救庆如,不得不牺牲自己,答应嫁给王尚书为侧福晋并自作挽联,发出“一代红颜为君绝,三生遗恨在人间”的不平控诉,复自叹道:“想起巴黎茶花女,因要保全亚猛名誉,仍为冯妇;我此刻为庆如的性命,也另嫁他人,情事十分相类,可见得我取这个楼名时,已经有了谶了。”一个爱情至上、不惜为爱奉献自己的新女性让人可叹可敬。

    此外,林林受到当时妇女解放思潮的影响,思想开放。她在一帮留学日本回来的宾客中,高谈阔论,思想高尚,议论透辟,引起大家的惊服和羡慕。她给自己放了足,极力反对堂子里以小脚为美的陋习,斥责缠足把自己的脚“约束得好不苦恼,好端端的脚指头,生生的拿它弯过来,叠在脚底里,上面又载着偌大一个身躯,好像拿千百斤石头,压在已经摺转的嫩骨上,你道痛不痛”。她主动要庆如教她学习钢琴,拣那巴黎情爱的歌词翻成中文,用曼声歌唱。这些进步的思想赋予了一个妓女与众不同的崭新的个性特点。

    由于武林林的妓女身份,受封建礼教的束缚较少,因而作者赋予了她更多自由和选择的权利,其才情个性都得到充分发挥。男女主人公的交往和结合完全基于平等的爱情基础上,没有任何来自于自身的阻碍,其爱情观念的进步和大胆远远超过了民初大量“发乎情止乎礼”的小说。作者受特殊的时代背景影响,吸取外国爱情小说中的新精神而表现出的近代意识,造就了武林林这样一个非常理想化的女性。她的个性解放意识,对自由婚姻爱情的执著追求,对爱人的无私奉献,尤其是身上体现出的玛格丽特的影子,使这个“东方茶花女”放出夺目的光彩。

 以“色”救国的红粉英雄

    从吴越之争的西施、三国时代的貂婵,到清代传奇女子赛金花,甚至张爱玲笔下在革命与人性中挣扎的王佳芝,中国历代都不乏实施美人计打入敌人内部、从而取得政治胜利的女子。“越女亦知亡国恨,吴娃休唱《念奴娇》”,在近代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时代背景下,青楼女子的色相或身体被普遍地赋予了政治意义和价值。近代新小说《女娲石》、《自由结婚》中,都塑造了以身体救国的妓女形象,其救国的独特方式前所未闻。

    《女娲石》标为“闺阁救国小说”,书中主人公金瑶瑟被誉为“爱种族爱国家为民报仇的女豪杰”。她貌美聪慧,通达时情,又充满爱国热血。她曾在海城任女子改造会领袖,后又往日美留学。而就是这样一位出色的女子,见国事日非,达官贵人皆好声色,乃以身为娼,企图以“姿色娟丽,谈笑风雅,歌喉舞袖”的方式,普渡一切不醒悟之亡国奴才。然而事与愿违,那些亡国奴麻木痿痹,拉扯不动。失望之际,瑶瑟得到日本公使夫人相助,进宫刺杀胡太后两次未果,逃亡在外,得以结识众多妇女革命组织。

    在这些各色林立的女子党派中,有中央妇人爱国会。此会的宗旨是专扑民贼,选择会员中之绝色少女,嫁与政府中有权势者做妾,伺机刺杀。又有花血党,共有党人百来万,各处支会二千馀所,专门刺杀督府州县官员,以致全国震动。还有春融党,设有百大妓院三千勾栏,专要一般国女,不忌酒色,不惜身体,喜舍肉身,在花天酒地中演说文明因缘,勾引得一般睡狂学生、腐败官员无不消魂摄魄,乐为之死。这些党派与别的革命党人的根本不同在于:她们自觉地以“色相”救国,以美人计来颠覆“政府”,夺取政权。

    相比金瑶瑟,小说《自由结婚》塑造了一个更为离奇的妓女豪杰——如玉。如玉本是良家女子,因修道入了清节堂,后来被维新党中人所运动,仿着野蛮宫女之例,自戕其身,托迹勾栏,去救那些无知少年。小说主要描写了她如何拯救、感化庸陋恶劣的学生甘师古的过程。甘师古徘徊于花街柳巷间,遇见明眸皓齿、华服艳装的如玉,心荡神迷,情不自禁,正准备解带宽衣,上床与狎。可恨她却是个不男不女的美人,生殖无器,好合无从。正在这时,如玉紧紧抱住他,嘤嘤哭道:“国亡了,没有恢复的日子了,可怜你不知命在何时,你母你妻,不知将来被哪一国人轮奸,替哪一国人侑酒,你还有这个兴味来寻欢吗?亡国妖孽,你便是第一个,我恨不得在今夜把你的性命结果了。”

    如玉对甘师古的讥讽和嘲笑比割他的肉、剥他的皮还要难过十倍,但他又不能逃,不能怒,从半夜到天明,听如玉声声口口总离不去爱国。当他知道如玉的来历和良苦用心后,深为感动,一个专拍马屁、反对进步的“革命公敌”,“经她这一夜的改造,觉得自己前后显然是两个人了”。如玉的行为可谓千古所未有,书中男主人公赞道:“真是牺牲一身以救同胞,我爱国也有这种人,不愧为将来爱国独立史的一大特色了。”

    妓女利用自己的身体,作为性的奴隶,去唤醒民众,以达到救国的目的,这种悲壮的方式道出了中国男性对风尘女子的美好想象,但实际上依然完全沿袭传统的男权中心立场和视角,女性的身体始终是一种可供交换、牺牲的资源。

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爱国妓女

    相对武林林这些文人笔下理想的妓女形象,《碧血幕》中以谢文猗为代表的妓女则多了几分青楼女子的本色。小说第二、三回专门讲述了上海的二十多位妓女参加味莼园召开的抵制美约大会,联名登报号召不用美货的故事。书中的主要妓女多有原型,她们声明“职业虽贱,爱国则一”,真实地反映出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妇女赤诚的爱国意愿。

    书中的上海名妓谢文猗,生性聪明,颇有学识,思想开通,“虽比不得什么蔷薇娘、茶花女,却可以追随前朝的柳如是、李香君,无多让步了”。她受当时名士时彦的影响,积极地邀同姐妹们发起曲院中不购美货的活动。谢文猗举动的初衷是出于男女平等的意识及争取人格独立、权利平等的愿望。她对男人认为“妓女婊子是世界至淫贱的东西”、瞧不起妓女提出了强烈控诉,因而“越是要做两件事给他们瞧瞧”。她以中外历史上为国家做出贡献的有名妓女为例,鼓励大家不要因为自己地位的低下而妄自菲薄,“凡有什么公益的事,只要姊妹们鼓鼓兴、帮帮忙,有什么难事,一会儿就办起来了。我们也不指望有什么好名声,不过也占了一个地位,再则也教人知道当妓女的不是全无一点儿知识的罢了”。谢文猗的话流露出提高女性地位、得到社会尊重、有权利承担社会责任的愿望。她号召大家“今后无论吃的、穿的、用的,凡是美国来的都不许用了,用了议罚”,并希望“诸位姐妹出去劝告大众,多一个人不用美货,便是我们的功劳”。谢文猗代表了青楼女性在时代的感召下积极投入到救国浪潮中,尽自己一份微薄之力的最进步的典型形象。

    更值得称道的是,谢文猗猛烈抨击了封建的贞操观念,她痛斥因为妓女做不到传统社会所要求的三从四德、三贞九烈而被鄙视,“只是除了贞节两字以外,难道就做不得人吗?”“为什么男子不讲贞节,凭着他三妻四妾,左抱右拥,没有人说什么,单单只教我们女子要死心塌地守着一个人呢?”谢文猗已经意识到贞操不是个人的事,而是男女双方相互的一种态度,她的愤恨是对中国两千年伦理道德的挑战,表现了近代新女性在道德观念上逐渐摆脱旧礼教的束缚,追求自由平等的解放意识。

    “不信美女终薄命,从来侠女出风尘”。在近代风起云涌的救国浪潮下,妓女作为女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甘沉沦,积极投入到挽救民族危亡的革命中来,她们所具有的鲜明的爱国意识,表现出的救国的现实行动,都是前代青楼女子无法相比的。其中一些佼佼者接受了西方的先进知识,识见惊人,认识到妇女受压迫、被歧视及所处的非人地位的社会现实,提出了争取人格独立、权利平等的要求,而且因为自己的身份,使她们可以有更大的自由去摆脱封建礼教的束缚,追求平等的爱情,表现出远比当时的闺阁女子更具魅力的性格特征。